被斯雷因的可愛引回坑奈因......6q6好想產糧:3不過最近一直沒心情做事:3

【洛熱】秘密

・背景設定大約是動畫
・人物劇情有ooc
・裝作懂得寫文系列
。小學生文筆,傷眼抱歉:3

夜深,昏暗的房間裡傳出淡淡平穩的呼吸聲,插放在桌子上的充電器裡淡藍色機體小小屏幕由原來的墨綠色轉變成發出淡藍色的淡光。
  居住在屏幕裡以藍色作主要配色的小小人工智能,透過屏幕窺探着以大字姿勢躺在床上的少年有否被這淡光弄醒,雖然好像因受到光芒影響皺着眉露出不太愉快的表情似要醒來的跡象,不過很快就因睡意而再次陷入睡眠,把頭轉到一邊便再之發出安穩的呼吸聲。

——看來今天的工作真令到熱斗君很累......要不要下次幫忙寫一下作業?

  洛克人摸一摸眼前的屏幕再觀察多一會,確定少年已進入深層睡眠後,把左手舉到半空中召喚出某項介面,洛克人青色的眼睛映出半透明的介面上流動的資料,左手比劃了一會後也把右手舉起時,身邊又彈出數個顯示不同資料的介面,半透明的介面發出冷光令洛克人藍色身影淡薄起來並且顯得有點虛無。
  在查核資料的程序完畢後,抿抿嘴默默張開口說。
 
「管理員輸入系統口令。」

「我並不是人類,我只是一個人工製作的普通領航員。」

***

——這是我每天晚上背着熱斗偷偷做的日常「習慣」。
 
看到浮現在眼前發着冷光的半透明界面中顯示着代表「情感記憶體」的數據圖表裡的數值開始有回落的趨勢,洛克人深呼吸了一口氣,把雙手放回兩側,平靜盯着那異常高企數值像滴水一樣一點一滴慢慢下降。在半透明界面發出的淡光照映下顯得他有點憔悴,洛克人盯了一會數值後露出黯然的表情,然後像逃避一樣移開了他的目光,把視線轉移到屏幕外熟睡着的少年,看着因他與夢鄉友好交流着而露出的神情,而忍俊不禁。
  洛克人眼前還在運作的數據放下不管,慢慢走近屏幕前坐下,然後雙臂交叉伏在屏幕前的框架裡,安靜地觀察着少年因尚未發育完全帶點稚嫩的臉孔。

——看上軟軟好好戳的感覺,還有好想咬一口試試看……

  意識到自己的想法開始有暴走的趨勢後,立刻猛烈搖搖頭嘗試把剛剛奇怪的想法拋出腦海外,然後回看運作中的數據表裡的數值把剛剛掉下的一下子填回還順便增多一兩點,洛克人無奈地扶一扶額,然後像放棄一樣伏在手臂中沈思着。

——我繼續這樣下去是不行的……行動系統早晚會受情感系統影響然後出錯暴走……如果因為暴走對熱斗做出過分的行為的話,雖然事後熱斗一定會裝作沒事發生,但內心一定會受到傷害的……
 
  洛克人微微抬頭,皺着眉頭露出一副困擾的表情,凝視着眼前回復平靜沉睡着少年,然後抬起右手摸一摸眼前屏幕。

——我不想熱斗受到傷害啊……不管是作為「洛克人.EXE」也好,作為「彩斗」也好。

  用右手比劃一下,半透明的界面瞬間彈出在眼前。洛克人瞇眼注視着界面上的文字,抿嘴沉思一會,然後像下定什麼決心一樣,挺背坐直,然後舉起手準備向界面中的「確定」鍵按下去。

「洛克人?你在做什麼?」
「誒?!熱熱熱斗君?為什麼醒來了?」

  原本應該躺在床上的少年拿起原插在充電器裡淡藍色機體,用手擦着眼睛迷糊地說。

「打算去廁所啦,醒來發現你一面認真得可怕神情坐着……嗯,在掃毒嗎?要我幫你嗎?」

「誒?!嗯嗯!不用了我快要弄好了,熱斗君你快點去廁所然後睡覺吧!你今天很累吧!」

「嗯?哦!好的,你也要早點休息,你今天也辛苦了!」

  熱斗向淡藍色機體裡有點慌張的拍檔露出信賴的笑容後,把機體插回充電器後便搔着頭打着呵欠走出房間。洛克人看着他出房間的背影呆滯一頓,然後看一看身後運作中的數據圖表。

「又……升了上去……真是困擾了……」

  看回在前方的顯示「是否刪除?」的界面,沉默了一會,揮手把全部界面都關掉,用手托着腮靠在框架注視着屏幕外凌亂的床單。

「真狡猾啊熱斗……向我露出這樣的笑容。」

——還要我怎樣放棄。
 
  洛克人譏笑了一下那個無法放棄膽小的自己,然後把臉埋在手臂中喃喃自語地說。

「對不起呢,熱斗。」
「我真是一個不合格的領航員。」

    4 2017-06-02 ・背景設定大約是動畫・人物劇情有ooc・裝作懂得寫文系列。小學生文筆,傷眼抱歉:3 夜深,昏暗的房間裡傳出淡淡平穩的呼吸聲,插放在桌子上的充電器裡淡藍色機體小小屏幕由原來的墨綠色轉變成發出淡藍色的淡光。 居住在屏幕裡以藍色作主要配色的小小人工智能,透過屏幕窺探着以大字姿勢躺在床上的少年有否被這淡光弄醒,雖然好像因受到光芒影響皺着眉露出不太愉快的表情似要醒來的跡象,不過很快就因睡意而再次陷入睡眠,把頭轉到一邊便再之發出安穩的呼吸聲。 ——看來今天的工作真令到熱斗君很累......要不要下次幫忙寫一下作業? 洛克人摸一摸眼前的屏幕再觀察多一會,確定少年已進入深層睡眠後,把左手舉到半空中召喚出某項介面,洛克人青色的眼睛映出半透明的介面上流動的資料,左手比劃了一會後也把右手舉起時,身邊又彈出數個顯示不同資料的介面,半透明的介面發出冷光令洛克人藍色身影淡薄起來並且顯得有點虛無。 在查核資料的程序完畢後,抿抿嘴默默張開口說。 「管理員輸入系統口令。」 「我並不是人類,我只是一個人工製作的普通領航員。」 *** ——這是我每天晚上背着熱斗偷偷做的日常「習慣」。 看到浮現在眼前發着冷光的半透明界面中顯示着代表「情感記憶體」的數據圖表裡的數值開始有回落的趨勢,洛克人深呼吸了一口氣,把雙手放回兩側,平靜盯着那異常高企數值像滴水一樣一點一滴慢慢下降。在半透明界面發出的淡光照映下顯得他有點憔悴,洛克人盯了一會數值後露出黯然的表情,然後像逃避一樣移開了他的目光,把視線轉移到屏幕外熟睡着的少年,看着因他與夢鄉友好交流着而露出的神情,而忍俊不禁。 洛克人眼前還在運作的數據放下不管,慢慢走近屏幕前坐下,然後雙臂交叉伏在屏幕前的框架裡,安靜地觀察着少年因尚未發育完全帶點稚嫩的臉孔。 ——看上軟軟好好戳的感覺,還有好想咬一口試試看…… 意識到自己的想法開始有暴走的趨勢後,立刻猛烈搖搖頭嘗試把剛剛奇怪的想法拋出腦海外,然後回看運作中的數據表裡的數值把剛剛掉下的一下子填回還順便增多一兩點,洛克人無奈地扶一扶額,然後像放棄一樣伏在手臂中沈思着。 ——我繼續這樣下去是不行的……行動系統早晚會受情感系統影響然後出錯暴走……如果因為暴走對熱斗做出過分的行為的話,雖然事後熱斗一定會裝作沒事發生,但內心一定會受到傷害的…… 洛克人微微抬頭,皺着眉頭露出一副困擾的表情,凝視着眼前回復平靜沉睡着少年,然後抬起右手摸一摸眼前屏幕。 ——我不想熱斗受到傷害啊……不管是作為「洛克人.EXE」也好,作為「彩斗」也好。 用右手比劃一下,半透明的界面瞬間彈出在眼前。洛克人瞇眼注視着界面上的文字,抿嘴沉思一會,然後像下定什麼決心一樣,挺背坐直,然後舉起手準備向界面中的「確定」鍵按下去。 「洛克人?你在做什麼?」「誒?!熱熱熱斗君?為什麼醒來了?」 原本應該躺在床上的少年拿起原插在充電器裡淡藍色機體,用手擦着眼睛迷糊地說。 「打算去廁所啦,醒來發現你一面認真得可怕神情坐着……嗯,在掃毒嗎?要我幫你嗎?」 「誒?!嗯嗯!不用了我快要弄好了,熱斗君你快點去廁所然後睡覺吧!你今天很累吧!」 「嗯?哦!好的,你也要早點休息,你今天也辛苦了!」 熱斗向淡藍色機體裡有點慌張的拍檔露出信賴的笑容後,把機體插回充電器後便搔着頭打着呵欠走出房間。洛克人看着他出房間的背影呆滯一頓,然後看一看身後運作中的數據圖表。 「又……升了上去……真是困擾了……」 看回在前方的顯示「是否刪除?」的界面,沉默了一會,揮手把全部界面都關掉,用手托着腮靠在框架注視着屏幕外凌亂的床單。 「真狡猾啊熱斗……向我露出這樣的笑容。」 ——還要我怎樣放棄。 洛克人譏笑了一下那個無法放棄膽小的自己,然後把臉埋在手臂中喃喃自語地說。 「對不起呢,熱斗。」「我真是一個不合格的領航員。」

來自平行世界的信

存檔用


《來自平行世界的信》


「誒﹐看我倆那麼友好,讓我靜悄悄告訴你一個秘密吧。」

    梳着大刺蝟頭的男生賊笑看着前方矮他大半頭,頭髮和合身衣服均帶點灰塵的男孩,用胖大的手大力拍了拍男孩瘦小的肩膊,然後裝出一副正經樣子用手掩住嘴湊近男孩的耳朵壓低聲線說。 

 

「其實……這裡……哇 ! 」   「鳴啊!」 


   在男孩瞪大圓圓的眼睛準備專注地聽着男生的「秘密」時,卻被耳邊突然的大叫嚇倒在地上,原本手上抱着看似厚重的書藉也因男孩的滑手而被扔到遠處的一棵古樹被真菌侵蝕形成樹洞中。 


 「哈哈……你還真的相信啊……你們說啊,這傢伙是不是超笨啊!」 男生看到男孩因他的玩笑作出激烈的反應,從地上慢慢爬坐起來的男孩後,弓腰抱腹大笑起來,隨即男生身後也發出數聲的嘲笑,而在地上坐着的男孩白哲的臉頰瞬間如受火燒一樣紅起來,然後也附和着他們露出難堪的笑容,發出幾聲乾笑,然後連忙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 

 

「走吧走吧,我們踢球去!」 

 「好好好,別管他走吧!」 

  看到男孩的反應後﹐男生們則露出一臉無趣的樣子,然後彷如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轉了身把男孩棄於身後,三五成群跑向校園的足球場去。男孩無奈嘆了一口氣把附在頭髮的的樹葉弄走,撅着嘴巴灰溜溜慢慢走向古樹舉起手在樹洞中摸索落在那的書本。探了一陣還是摸不到書本時,男孩只好踮著腳把手再伸進一點揮動﹐在抓到書脊的剎那大力扯下,把樹洞裡面的東西也扯下來,灰塵瞬間佈滿在空氣中。 

    男孩揮揮手臂撥開身邊的灰塵,乾咳了幾聲,搖晃拍拍書皮把沾在上面的東西弄走﹐然後發現原本在青綠帶點灰色的草地上多了一封沾灰的信封﹐男孩好奇拾起信封﹐四處張望確定沒人注意這裡後,便安心抱着書本盤腳坐下,隨意翻開書本的某一頁立在腿中,然後拿起剛剛拾起的信封觀察,歪了歪頭後便打開信封一看。 


 

「平行世界的人類︰

      您好,我能和你做個筆友嗎?可以的話請把回信扔在樹洞中,我會在後天回信。 

平行世界的人類敬上 」 

  


   「平行世界?」  

    男孩皺了皺眉想,然後抬頭望向發出各種叫喊聲的足球場注視了一會,搖搖頭看了一下手上用藍墨水筆寫在信封上端正的字體,微笑一下,放下打開了的信封,摸摸口袋拿出一枝筆,在書本中用作記事的空白頁「沙一一沙一一」不停寫起來。過了一會把空白頁完整撕下,摺疊起放入剛剛的信封再把原本的信紙拿走夾在書中,站起來假裝打着呵欠伸起懶腰,然後把信封扔回樹洞裡,確定沒人注意後,便走去放置書包位置,小心翼翼把書放進去,背起書包慢慢走回家。 

  

後天放學時間,男孩再次撅着嘴巴回到樹洞下,拍拍身上灰塵再次舉起手摸索一下樹洞﹐拿出樹洞裡的信﹐卻發現還是原來的信封,心存不安打開一看,兩張新信紙取代了原有的信紙﹐圓圓的眼睛閃過一瞬光彩,急急盤腿坐下,把頭埋在信紙中閱讀起來。 

 

「平行世界的人類︰ 

您好﹐謝謝您的回信。我萬萬想不到真的會收到回信,更想不到是封這麼充滿挑戰性的回信(笑)。雖然花了點時間但我還是解開了,作為回禮我也寫問題在信封背面,請好好加油。 

  關於稱呼我覺得維持現狀也可以,很遺憾我不能舉出任何證據,畢竟我和您處於的環境還是一樣的,科技也沒有特別異同,對於這裡我只能說一句對不起。在上封信的問題看出您應該和我一樣年級吧?讓我們來聊聊校園生活吧!我的班級…… 

… 

期待您的回信,我也會在接下來的後天回信給你。 

平行世界的人類敬上 」 

 


   信的內容雖然只僅僅記下了普通初二學生會犯的無聊蠢事,但是男孩看了看還是忍不住發出了「咯咯」笑聲,然後緊張看看坐在附近前方不遠的在看書的男生沒有發現他的異狀才繼續看回內容。男孩在看完信後,便翻開背面看了一下寫信者所留下的「回禮」﹐摸摸頭研究了一會便拿出空白紙上面疾筆書寫起來,寫完信後同樣也留下「回禮」給那位「平行世界」的筆友,笨拙地把信紙取代原有的信紙塞進信封後,再次假裝打着呵欠伸起懶腰,把信封扔回樹洞裡。男孩確定完沒人注意這裡後,便躺在草地上聞着青草氣味看着天空慢悠悠地飄搖着的白雲﹐呆滯看着染上緋紅色的天空,舉起今天收到的信紙向上攤開﹐呆看着和信紙上端正的字體,用信紙蓋着臉由心燦笑一下﹐樂呵呵收拾東西踏上回家的旅程。 


 ***


    自此之後,男孩和「平行」筆友開始了互相寫信的生活,由一開始只是普普通通互訴校園生活事到後來彷彿如故友一樣熟悉互訴生活日常煩惱。信封的「回禮」也隨着時間和雙者知識增長像比賽一樣難度級數愈來愈高﹐不知何時雙方更定下如不能解開「回禮」,就要放糖果進信封的約定,表示「解不開題目的我太天真,輸了。」。 雖然定下的規矩和意思也奇奇怪怪,但男孩和「平行」筆友卻對這樣規矩樂此不疲。殘舊的信封也被經常磨損,導致信封換了一個又一個,男孩自身的房間也經歷由書本佔領轉變由信紙獨霸一角再被書本稱霸的時期,老師們則看着原本沉默的優等生漸漸開朗起來,上課埋頭在桌面不知道寫什麼,不過看着成績也沒受影響就默默閉半邊眼放任下去,轉眼針對隣班的文科平均成績突然被不知是誰拉高威脅到自班全科平均成績第一地位的問題。

 

***


在男孩樂陶陶地想如果一直都是這樣就好了的時候,卻在假期完結重返校園時發現,男孩和「平行」筆友用作交流的重要支柱不見了。

古樹被斬掉了。 


   在假期間,強颱風襲來。原已被真菌侵蝕嚴重虛弱的古樹在猛烈的強颱風面前更不堪一擊,被強風吹致倒塌了,幸好時間在晚上沒有造成死傷。 

    男孩在老樹被斬後,嘴巴便像被拉上拉鍊一樣,變得比從前更沉默。一直以來古樹樹洞的一封信也是男孩作為前往學校的動力,男孩雖然在成績單上一直也是漂漂亮亮﹐但是陰鬱的性格令他的社交成績單上寫滿紅字叉叉,平日更經常受到班上惡霸的惡作劇,灰暗死寂籠罩的內心在交到「平行」筆友時,男孩的世界如枯萎的植物被活水滋潤一樣,重現生機。因此古樹樹洞的一封信的存在同時也男孩的心靈支柱一樣重要存在。 

  

    現今古樹被斬掉了,男孩和「平行」筆友用作交流的重要支柱崩塌了,得知找不到其他方法和「平行」筆友再次聯絡,「永遠沒機會再次聯絡」的想法如利刀把重現生機的植物斬掉,男孩的心靈支柱也因此崩塌,變回被灰暗死寂籠罩。 男孩房間又再次被厚重書本佔領﹐過往快樂回憶如同真菌一樣侵蝕男孩的內心植物﹐在男孩心靈上形成一個看不到底的樹洞。 

 

    加劇的惡劣惡作劇令男孩選擇不再前往校園,把自己鎖在房間中自習渡日。男孩在某天在尋找參考答案書籍時不小心把存放一邊的紙堆從書櫃上弄倒,而紙張也因此零散飄落在地上,男孩看着一片雪白的地上摸摸頭嘆了口氣,便跪在地上打算收拾,拿起看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是和「平行」筆友交流的信,沒忍住便拿起信看起來,內容是「平行」筆友在了解到他情況後,一次又一次在字句中傳達鼓勵的話句,男孩呆呆看完後不自覺動起身體,把他們由開始的第一封信件看到最後一封的信件,信件的字跡並沒有因他們漸漸熟絡而改變,直到最後也如第一封一樣端正,男孩看到一同倒在旁的「回禮」糖,默默拿起一粒「回禮」糖拆開吃下去,糖果是自己有一次在信中提說過覺得很好吃所以很喜歡,結果翌日在信封發現糖果信紙寫了「解不開題目的我太天真,輸了。」字眼。想到「回禮」糖出現原因後,男孩口中溶下糖分在下一瞬間變了鹹味了。 

 

男孩受到鼓勵後明白這樣下去是不可以的便勇敢踏出第一步,重返校園準備面對時才發現惡霸惡行遭受不知是誰的告發,被學校捉了行為輔導三個月後,曾經橫行霸道的人轉變成膽小怕事的學生。 男孩也慢慢開始和班上同學有接觸交流,社交成績單上不再寫滿紅字叉叉,開始和成績單一樣平衡發展起來。

雖然在班上表現得開朗友善了,但男孩的朋友卻經常發現男孩露出憂鬱的樣子坐在草地看着被斬的古樹原址那裡,而附近總會有一位人坐着附近看書。 

 

時間飛逝,初中生的男孩成長變成高中生的男生。 

 

男生在看到寫滿密密麻麻名字的分班表後,便走到對應的課室裡打算坐着等待。不過由於時間尚早,只有寥寥可數的學生坐在課室裡。男生在確認了自己的座位後,走近時發現隣座已經有人坐下拿着書看了,想着既然是以後的隣座那還是先打個招呼留下好印象比較好﹐怎料到在打招呼後,男同學微微笑點頭掃視了自己,在書中拿出一封信便遞給他,便合上書放在桌上身體轉向自己。 


「信……難道是勒索信?還是賠償書?早上好像太緊張撞到誰……」男生在接到信時﹐一直內心回想到底在那裡得罪了這位男同學,難道是早上不小心在路上撞到他?渾身發抖看着手上的信。感覺前方男同學好像因為他的表現而忍不住發笑,便直起身臉頰發燒慢慢打開了看上有點殘舊的信封。 

 

「平行世界的人類︰ 

您好,我能和你做個朋友嗎? 

 平行世界的人類敬上 」 

 

「……誒?難道……」 

男生看到熟悉的字跡和字眼,錯愕地看着前方的男同學,而男同學滿意地點點頭看着男生的反應,站起來向男生伸出左手張開口說。 

 

「初次見面,我跨越了平行世界的線 ,特意和你見一面。」 


「請讓我以後以朋友非筆友身分,伴你生活,請多多指教。」


END


後話

「初次見面﹐我跨越了平行世界的線 ,特意和你見一面。」

這句是這篇文會出現的原因,這篇文原本是由作業來着233

沒錯是交給老師的作業,明明是交給老師的作業我卻寫了這樣的故事老師對不起

當然現在文章和交上作業是有點差別的,所以可以說作業是這篇文的初稿。

只是寫寫這樣故事,文筆不好,希望你們喜歡,謝謝觀看到這裡的小天使w



    1 2017-05-07 存檔用 《來自平行世界的信》 「誒﹐看我倆那麼友好,讓我靜悄悄告訴你一個秘密吧。」 梳着大刺蝟頭的男生賊笑看着前方矮他大半頭,頭髮和合身衣服均帶點灰塵的男孩,用胖大的手大力拍了拍男孩瘦小的肩膊,然後裝出一副正經樣子用手掩住嘴湊近男孩的耳朵壓低聲線說。 「其實……這裡……哇 ! 」 「鳴啊!」 在男孩瞪大圓圓的眼睛準備專注地聽着男生的「秘密」時,卻被耳邊突然的大叫嚇倒在地上,原本手上抱着看似厚重的書藉也因男孩的滑手而被扔到遠處的一棵古樹被真菌侵蝕形成樹洞中。 「哈哈……你還真的相信啊……你們說啊,這傢伙是不是超笨啊!」 男生看到男孩因他的玩笑作出激烈的反應,從地上慢慢爬坐起來的男孩後,弓腰抱腹大笑起來,隨即男生身後也發出數聲的嘲笑,而在地上坐着的男孩白哲的臉頰瞬間如受火燒一樣紅起來,然後也附和着他們露出難堪的笑容,發出幾聲乾笑,然後連忙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 「走吧走吧,我們踢球去!」 「好好好,別管他走吧!」 看到男孩的反應後﹐男生們則露出一臉無趣的樣子,然後彷如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轉了身把男孩棄於身後,三五成群跑向校園的足球場去。男孩無奈嘆了一口氣把附在頭髮的的樹葉弄走,撅着嘴巴灰溜溜慢慢走向古樹舉起手在樹洞中摸索落在那的書本。探了一陣還是摸不到書本時,男孩只好踮著腳把手再伸進一點揮動﹐在抓到書脊的剎那大力扯下,把樹洞裡面的東西也扯下來,灰塵瞬間佈滿在空氣中。 男孩揮揮手臂撥開身邊的灰塵,乾咳了幾聲,搖晃拍拍書皮把沾在上面的東西弄走﹐然後發現原本在青綠帶點灰色的草地上多了一封沾灰的信封﹐男孩好奇拾起信封﹐四處張望確定沒人注意這裡後,便安心抱着書本盤腳坐下,隨意翻開書本的某一頁立在腿中,然後拿起剛剛拾起的信封觀察,歪了歪頭後便打開信封一看。 「平行世界的人類︰ 您好,我能和你做個筆友嗎?可以的話請把回信扔在樹洞中,我會在後天回信。 平行世界的人類敬上 」 「平行世界?」 男孩皺了皺眉想,然後抬頭望向發出各種叫喊聲的足球場注視了一會,搖搖頭看了一下手上用藍墨水筆寫在信封上端正的字體,微笑一下,放下打開了的信封,摸摸口袋拿出一枝筆,在書本中用作記事的空白頁「沙一一沙一一」不停寫起來。過了一會把空白頁完整撕下,摺疊起放入剛剛的信封再把原本的信紙拿走夾在書中,站起來假裝打着呵欠伸起懶腰,然後把信封扔回樹洞裡,確定沒人注意後,便走去放置書包位置,小心翼翼把書放進去,背起書包慢慢走回家。 後天放學時間,男孩再次撅着嘴巴回到樹洞下,拍拍身上灰塵再次舉起手摸索一下樹洞﹐拿出樹洞裡的信﹐卻發現還是原來的信封,心存不安打開一看,兩張新信紙取代了原有的信紙﹐圓圓的眼睛閃過一瞬光彩,急急盤腿坐下,把頭埋在信紙中閱讀起來。 「平行世界的人類︰ 您好﹐謝謝您的回信。我萬萬想不到真的會收到回信,更想不到是封這麼充滿挑戰性的回信(笑)。雖然花了點時間但我還是解開了,作為回禮我也寫問題在信封背面,請好好加油。 關於稱呼我覺得維持現狀也可以,很遺憾我不能舉出任何證據,畢竟我和您處於的環境還是一樣的,科技也沒有特別異同,對於這裡我只能說一句對不起。在上封信的問題看出您應該和我一樣年級吧?讓我們來聊聊校園生活吧!我的班級…… … 期待您的回信,我也會在接下來的後天回信給你。 平行世界的人類敬上 」 信的內容雖然只僅僅記下了普通初二學生會犯的無聊蠢事,但是男孩看了看還是忍不住發出了「咯咯」笑聲,然後緊張看看坐在附近前方不遠的在看書的男生沒有發現他的異狀才繼續看回內容。男孩在看完信後,便翻開背面看了一下寫信者所留下的「回禮」﹐摸摸頭研究了一會便拿出空白紙上面疾筆書寫起來,寫完信後同樣也留下「回禮」給那位「平行世界」的筆友,笨拙地把信紙取代原有的信紙塞進信封後,再次假裝打着呵欠伸起懶腰,把信封扔回樹洞裡。男孩確定完沒人注意這裡後,便躺在草地上聞着青草氣味看着天空慢悠悠地飄搖着的白雲﹐呆滯看着染上緋紅色的天空,舉起今天收到的信紙向上攤開﹐呆看着和信紙上端正的字體,用信紙蓋着臉由心燦笑一下﹐樂呵呵收拾東西踏上回家的旅程。 *** 自此之後,男孩和「平行」筆友開始了互相寫信的生活,由一開始只是普普通通互訴校園生活事到後來彷彿如故友一樣熟悉互訴生活日常煩惱。信封的「回禮」也隨着時間和雙者知識增長像比賽一樣難度級數愈來愈高﹐不知何時雙方更定下如不能解開「回禮」,就要放糖果進信封的約定,表示「解不開題目的我太天真,輸了。」。 雖然定下的規矩和意思也奇奇怪怪,但男孩和「平行」筆友卻對這樣規矩樂此不疲。殘舊的信封也被經常磨損,導致信封換了一個又一個,男孩自身的房間也經歷由書本佔領轉變由信紙獨霸一角再被書本稱霸的時期,老師們則看着原本沉默的優等生漸漸開朗起來,上課埋頭在桌面不知道寫什麼,不過看着成績也沒受影響就默默閉半邊眼放任下去,轉眼針對隣班的文科平均成績突然被不知是誰拉高威脅到自班全科平均成績第一地位的問題。 *** 在男孩樂陶陶地想如果一直都是這樣就好了的時候,卻在假期完結重返校園時發現,男孩和「平行」筆友用作交流的重要支柱不見了。 古樹被斬掉了。 在假期間,強颱風襲來。原已被真菌侵蝕嚴重虛弱的古樹在猛烈的強颱風面前更不堪一擊,被強風吹致倒塌了,幸好時間在晚上沒有造成死傷。 男孩在老樹被斬後,嘴巴便像被拉上拉鍊一樣,變得比從前更沉默。一直以來古樹樹洞的一封信也是男孩作為前往學校的動力,男孩雖然在成績單上一直也是漂漂亮亮﹐但是陰鬱的性格令他的社交成績單上寫滿紅字叉叉,平日更經常受到班上惡霸的惡作劇,灰暗死寂籠罩的內心在交到「平行」筆友時,男孩的世界如枯萎的植物被活水滋潤一樣,重現生機。因此古樹樹洞的一封信的存在同時也男孩的心靈支柱一樣重要存在。 現今古樹被斬掉了,男孩和「平行」筆友用作交流的重要支柱崩塌了,得知找不到其他方法和「平行」筆友再次聯絡,「永遠沒機會再次聯絡」的想法如利刀把重現生機的植物斬掉,男孩的心靈支柱也因此崩塌,變回被灰暗死寂籠罩。 男孩房間又再次被厚重書本佔領﹐過往快樂回憶如同真菌一樣侵蝕男孩的內心植物﹐在男孩心靈上形成一個看不到底的樹洞。 加劇的惡劣惡作劇令男孩選擇不再前往校園,把自己鎖在房間中自習渡日。男孩在某天在尋找參考答案書籍時不小心把存放一邊的紙堆從書櫃上弄倒,而紙張也因此零散飄落在地上,男孩看着一片雪白的地上摸摸頭嘆了口氣,便跪在地上打算收拾,拿起看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是和「平行」筆友交流的信,沒忍住便拿起信看起來,內容是「平行」筆友在了解到他情況後,一次又一次在字句中傳達鼓勵的話句,男孩呆呆看完後不自覺動起身體,把他們由開始的第一封信件看到最後一封的信件,信件的字跡並沒有因他們漸漸熟絡而改變,直到最後也如第一封一樣端正,男孩看到一同倒在旁的「回禮」糖,默默拿起一粒「回禮」糖拆開吃下去,糖果是自己有一次在信中提說過覺得很好吃所以很喜歡,結果翌日在信封發現糖果信紙寫了「解不開題目的我太天真,輸了。」字眼。想到「回禮」糖出現原因後,男孩口中溶下糖分在下一瞬間變了鹹味了。 男孩受到鼓勵後明白這樣下去是不可以的便勇敢踏出第一步,重返校園準備面對時才發現惡霸惡行遭受不知是誰的告發,被學校捉了行為輔導三個月後,曾經橫行霸道的人轉變成膽小怕事的學生。 男孩也慢慢開始和班上同學有接觸交流,社交成績單上不再寫滿紅字叉叉,開始和成績單一樣平衡發展起來。 雖然在班上表現得開朗友善了,但男孩的朋友卻經常發現男孩露出憂鬱的樣子坐在草地看着被斬的古樹原址那裡,而附近總會有一位人坐着附近看書。 時間飛逝,初中生的男孩成長變成高中生的男生。 男生在看到寫滿密密麻麻名字的分班表後,便走到對應的課室裡打算坐着等待。不過由於時間尚早,只有寥寥可數的學生坐在課室裡。男生在確認了自己的座位後,走近時發現隣座已經有人坐下拿着書看了,想着既然是以後的隣座那還是先打個招呼留下好印象比較好﹐怎料到在打招呼後,男同學微微笑點頭掃視了自己,在書中拿出一封信便遞給他,便合上書放在桌上身體轉向自己。 「信……難道是勒索信?還是賠償書?早上好像太緊張撞到誰……」男生在接到信時﹐一直內心回想到底在那裡得罪了這位男同學,難道是早上不小心在路上撞到他?渾身發抖看着手上的信。感覺前方男同學好像因為他的表現而忍不住發笑,便直起身臉頰發燒慢慢打開了看上有點殘舊的信封。 「平行世界的人類︰ 您好,我能和你做個朋友嗎? 平行世界的人類敬上 」 「……誒?難道……」 男生看到熟悉的字跡和字眼,錯愕地看着前方的男同學,而男同學滿意地點點頭看着男生的反應,站起來向男生伸出左手張開口說。 「初次見面,我跨越了平行世界的線 ,特意和你見一面。」 「請讓我以後以朋友非筆友身分,伴你生活,請多多指教。」 END 後話 「初次見面﹐我跨越了平行世界的線 ,特意和你見一面。」 這句是這篇文會出現的原因,這篇文原本是由作業來着233 沒錯是交給老師的作業,明明是交給老師的作業我卻寫了這樣的故事老師對不起 當然現在文章和交上作業是有點差別的,所以可以說作業是這篇文的初稿。 只是寫寫這樣故事,文筆不好,希望你們喜歡,謝謝觀看到這裡的小天使w

argot

「Hinto?」

少女奇怪看着身旁帶着苦澀笑容的青梅竹馬,奇怪地讀出竹馬所說出的句語。

「不是啦,是Ingo。這是『他』給我的隠語啦。」

少女身旁的青梅竹馬說完便後低下頭,緊緊扎抓緊背包帶。


「不是說沒事嗎?」

「嘛,終有一天會這樣吧。」

「別傷心啦。」

「嗯...只是稍為有沙進眼, 一會就沒事啦。」

「嗯....」


大滴大滴的眼淚從少女通紅的眼眶流下來。


「別這樣啦,你今後只要留意我的Hinto便好了!」

少女一面安慰青梅竹馬一邊說。

---

「那麼你也會留意我的Ingo嗎?」

「笨蛋。」

怎會有人不留意自己的生命之最。

© 寒雪茶香_/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