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道

※只是突如期來的腦洞
※人物有ooc
※綠藍
※文筆不好對不起Orz

原作者 @笛子Ocarina

      今天我也在夢境中的道路上尋找你的蹝跡。
  

  讓人聯想起春天來臨的青綠帶點花香的柔順髮絲,微微彎曲的劍眉,微笑時半開着的眼簾,因眼簾微細的動作而微弱顫抖着的長長眼睫毛,通透帶點神秘感的翠綠眼瞳像看着情人般甜膩溫柔的感覺被耽悅着的眼神,高挺的鼻樑,嘴角輕輕勾起櫻色如刀刃一樣的薄嘴唇。
  

  張口時發出讓人耳朵發軟發熱的沉穩磁性聲音,修長擁有美好線形沒有一點傷痕美麗身材,並不強壯發達但精幹結實的肌肉,修長美麗的手指,如冬日寒冷時的被窩一樣難以輕易離開著迷的體溫,淡薄令人安心的體香,彷彿棒着珍重的易碎品般輕柔的動作。
  

  讓人目不轉睛的容貌,讓人沉溺其中的魅力,讓人臉紅耳赤的言語,讓人難分難捨的溫暖,讓人一瞬推翻往日一直堆砌名為語言的骨牌,把大腦控制理性感性的天秤一瞬顛覆的微笑,把蘊藏在大腦日夜不停積攢的知識一瞬掃空的動作。讓人懼怕卻憧憬着的存在。
  

  「小藍。」
  

  「小藍,」
 
 
  「小藍……」
  

  被你的聲音呼喚的名字如同咒語一樣緊緊捆綁着,動彈不得的我。被你輕輕撫握起的手掌,碰上了什麼濕潤的手背,被你的溫暖染上的手指,令我無法輕視只能不斷重覆在迷霧中尋找你的動作。
  

 站在白色的道路上向着眼前展現的直道前進。
   

  ****

  
 
 不知疲乏為何物的身體,向着空無一物不知盡頭的灰暗道路前進。即使想偶然停下歇息也會被你的聲線牽動,想繞路觀賞旁側稀少出現的蜃景卻被模糊的身影阻撓,偶然漸漸淡薄的身影被你的獨有的香氣重構,被沉重壓迫不自覺垂下的眼簾因浮現在眼瞳上的微笑殘影再次張開,在前進的過程不斷輪換。
 
 
  在沒有既熾熱又溫煦的太陽和冷寂神秘的月亮交錯的空間前進的我,即使習慣了熱鬧中的孤寂的我,也感到今非昔比的寥落。

  
  「這樣比喻好像在剛敞開流着血的傷口上撒鹽又插了一刀。」

   原本想在漫長的步行中偶然開個玩笑打算取悅自己,然而聽到長時間沒有震動的聲帶發出的撕裂般聲線,如漏洞的氣球般嘈雜的句語,內心的笑意瞬間演變成苦笑。

  
 
 無盡頭的道路,感覺不到疲倦饑餓的身體,沒有任何生長現象的身體,都不自覺讓我產生我還活着嗎?這個疑問。但不斷思考的腦部和不斷跳動着的心臟都在提醒,叫囂着我還活着的這個事實。

  
  偶然想回頭看一下身後走過的道路時總會像被什麼人阻撓着,在餘目看到了臉側有少部分模糊的黑影,最後只好雙手投降把身上的錢交……不,是把身上的注意力放回道路上。

 

   繼續向着空無一物不知盡頭的灰暗道路前進。

    ****

  
  如萬物總有盡頭的一天,在這無目的漫長道路上總有盡頭來臨的一天。
  

 
 「雖然所謂的盡頭是一條演變成兩條道路而已。」
  

  我輕笑一下看着出現在眼前的「盡頭」,由一條直道開出兩條的分叉道路,通往光明的明艷雪白道路與通往黑暗的灰深闇黑道路。

 
 
  打算讓我選擇嗎?
 

  我這樣想着,然後試探向一下黑暗那方前進不出所料又被那看不清模糊身影阻撓着,如巨牆一樣動也不動地阻擋着。
 

 
  「小藍。」
  

  不知從何方傳來溫柔的聲線把我的注意力從眼前的身影引開,轉向眼前的兩段對比強烈的道路。

  
  「小藍,」
  

  又是那種讓人沉溺的聲線,我到底該從那方尋找你的蹝跡?或者是,我的歸處?
 
 
  「小藍……」

  
  無意識盲目追隨聲線,準備張開步伐打算向着光明方向前進的時候,突然被腦中響起了高昂聲線叫停。
 

   「又打算逃跑嗎?」
 
 
  又?我停下腳步四處張望四周,怎樣看也像是初次到來的感覺,四周環境並沒有帶點熟悉感,要勉強說是熟悉也只有一直阻撓在我面前的黑影和這灰白色的道路。我轉向前面兩側仔細觀望,黑暗的道路裡有像旋渦一樣的紋樣正在扭曲當中充滿混濁的空間,而白色的道路就只有耀眼得只看到路完全看不到盡頭的道路。
 

 
  原來這樣。我仔細觀察着四周並在腦中進行快速運作思考,最後得出了一個答案。我先做了一下伸展活動,活動一下身體的其他部分,然後抱着試探心態退後了一步看看眼前的黑影會作出什麼反應。不出所料,黑影還是穩穩的動也不動站在前方。
  
 
 

  「什麼嘛,一路上明明一直在阻撓我。」
  
 
 
  我輕笑了一下,然後回頭一看身後去過的道路,果然身後的道路已經完全崩塌只留下一大片黑色的影像。
  

  如果這樣倒下去會怎樣呢?雖然想這樣試一下……
  

  「小藍。」
  
 
 但也是時候去找真正的你了。
 
 小綠。
  

  原地跳了幾下作準備後,便跑起來繞過眼前的黑影並往旋渦方跳了進去。身後的光明在我跳進去旋渦的瞬間被後方來襲的暗潮吞噬,一切也變得黑暗起來,漸漸意識感覺也被旋渦中黑暗吞噬下去。
 

 
  然後,沉沒在黑暗的深淵中。

  
  ****

  帶點涼意的微風悄悄溜進窗裡,先輕輕打擾了背對窗口沉鬱的綠髮青年,繼而打擾床上安穩沉睡着的藍髮青年。
 
 

  穿着合身但有點鬆塌的病服,有點凌亂打結的綠髮裡露出了潔白重疊的繃帶,緊緊皺着的劍眉,毫無神彩半開着的眼簾,下眼窩青紫啡交疊的眼圈,充滿血絲的眼白,流出愧疚擔憂的神情的暗綠眼瞳,緊閉着下垂的蒼白嘴唇,與往日俊美整潔的形象形成強烈的對比。
 
 
  小綠用左手輕輕緊握了一下手心上的手掌,沉默緊握了一會後,帶點不捨輕輕放鬆慢慢把手掌放下,然後輕輕撫摸了一下沉睡的青年的眼瞼,溫柔揮開了額前的碎髮。
  
 

 微風再次來打擾病房,小綠默默嘆了口氣,轉身走向窗口,小心翼翼地躲開窗框防止受傷的右手碰上,準備抬起左手把窗門關上,卻被身後傳出的布料磨擦聲和微弱聲線而停頓了動作。
  

  「……小……綠……?」
  

  比大腦思考更先一步的身體行動瞬間轉望回病床,如大海般的瞳色影像搶先一步進入眼睛,然後輸送到大腦裡,回個神發現已經不顧身上的傷痕把眼前剛從沉睡中醒來的人抱進懷裡。
 

 「哈……哈……小綠……我找到你了……」
  

  小藍頭傾靠向小綠,然後了幾聲乾笑說着。小綠輕輕放開緊抱着的身體,對上小藍的眼神,溫柔微笑着。
  

  「嗯,歡迎回來啊,小藍。」

End

感謝觀看到這裡的您<(_ _)>
喜歡的話希望留個評論(*´∀`*)
謝謝(^∇^)

评论
热度(4)
© 寒雪茶香_/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