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寒雪茶香_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憶淚

原作者:美琪 =͟͟͞͞( °∀° )

這是一直答應的番外_(:3」∠)_

如果有影響主劇就當平行世界吧(●´∀`●)

文筆渣_(:3」∠)_很久沒寫文了...._(:3」∠)_

見諒....(´;д;`)(´;д;`)

會有修改的ヾ(。・ω・。)

那麼可接受請看吧⁄(⁄ ⁄•⁄ω⁄•⁄ ⁄)⁄⁄

↓↓↓↓↓↓↓↓↓↓↓↓


明明說過不可以再理會他任何事了。

結果又情不自禁放下手上重要的工作,目不轉睛看着相框照片顯示,憶起似曾相識的模糊影像。

 

什麼啊,這不是違反自己定下的規則嗎?

快給我回去工作,惡靈退散。 

從剛才開始就很在意外面的吵鬧聲,現在好像愈來愈大? 

 

一陣惡寒突然跑上身上,頓時渾身顫抖了一下。

與腦海中刻意要去忘記的廢墟中某段記憶莫名其妙感相似。

 

一一該不會孩子們那裡出了什麼事? 

 

突然出現在腦中飛快閃過的念頭,但很快習慣性緊握着拳頭,小幅度搖一搖頭。

把這個充滿可怕絕望的念頭從腦中驅逐出外。

微微張開蒼白的嘴巴,彷彿在說給誰聽的喃喃自語。

 

沒事,沒事的。要相信她們。 

 

不過還是要快點把手上的工作完成然後出店外看看才可,不然引起什麼注意就麻煩了。

 

啊——但還是集中不了,可惡。 

 

明明只要把眼前餘下的工作完成就好了,為什麼?

 

 為什麼做不了? 

 

平日不是也很輕鬆地就完成了嗎? 

 

為什麼? 

 

明明平日不用思考就握着筆,很容易就動着手在紙上流暢地寫出工作日程。

為什麼現在連握着筆,寫個字也覺得困難? 

 

給我動,快動快動快動快動! 

 

可惡——偏偏這個時刻,明明只要把這個填上,然後就可出店外看什麼事。 

 

為什麼連這樣也做不到? 

 

為什麼? 

 

明明是個偵探。

明明早就察覺有問題。

卻仍然當作什麼也沒察覺?

 

為什麼?

 

最後竟然把「他」的性命交給死神?

袖手旁觀、眼睜睜地看着。

 

明明與「之前」不同,有了足夠的能力。

但卻連「他」也拯救不了? 

 

——明明是最重要的「他」? 

 

嘖,頭痛了。 

 

皺着眉頭,,擦一擦感覺有點疲倦的眼睛。

視線也開始模糊,眼前的影像也糊成一團。

就像大腦中的視覺皮層罷工一樣。

好像連耳朵也出現了耳鳴的狀況。

店外的吵鬧聲也聽不了。

連聲音也發不出了。

 

重要的聽覺、視覺也被奪去了。

身心只留着最鮮明的感覺。

冷冰冰、讓人討厭、最深刻的感覺。

孤獨。

 

閉上眼睛,但腦海中最深處、深刻的,卻一一展示在前。

憶起不好回憶了。

 

『笨蛋,這不是發燒了嗎?別只顧著工作不理會自己身體。』 

 

突然在耳邊響起的,令人懷念、舒服的低沈聲音。

不自覺伸手像誰一樣,輕輕撫摸發着微熱的額頭。

但卻似察覺了什麼,突然僵硬住,然後又像要把誰留下的淡薄的餘溫和氣味用力擦去。

 

有什麼擦過臉流下來。 

 

溫熱的液體不受控從眼睛流下來,一顆顆淚水滴在淡黃的紙上,留下一處又一處的淡灰色濺痕,然後緩緩溶入紙中。

 

蘊藏着深不見底的知識和技能的身體,被殘酷的磨練育成鑽石般硬的心靈。

原總局精英A3組成員,現日本分局偵探局負責人。

戰場上的「緋紅的白茶花」。

 

在這一刻,卻絲毫跡象也看不出與這名少女外貌不一的名譽。

只看到不斷顫抖着脆弱不堪的幼弱身驅,張開口,默念着。

 

【夏洛、抱歉。非常抱歉。】

 

這樣的呼叫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儘管心裡不斷聲嘶力竭地叫喊着。

但仍發不出任何能屬於少女悲哀、痛悔不堪的聲音。

 

少女的無聲哭號,在店外並沒有任何人察覺。

而陪伴在少女身旁只有一盞發着淡黃色微弱光線、蓋着紙罩的燈泡。

 

堆在少女不遠地方的檔案中,夾雜着一疊不起眼的紙張。

而在那疊紙上印有上次任務中死亡的人士名單內容。

而當中一張像被無數次翻閱的紙上附上一名年輕少年的照片,印有這樣的一行。

 

【久遠夏洛(20) 男 國籍:日  死亡  阻礙任務進行而被處理 被牽涉而遇害 】 

***

 

「女僕小姐~我想求治癒~」

「是!這是超!貓咪套餐~」

「不是啦~我是想……」

「喵一一」

 

秋葉原地下店舖貓咪女僕咖啡廳「憶之鄉」店舖內充滿令人治癒、懶洋洋的氣氛。

平日店舖生意雖然也很熱鬧,但今天卻異常十分熱鬧。

店內充滿各種年紀的客人,但佔大多也是年輕美女美男佔多數。

因此也讓本來店員不多的店舖,全也忙不過來。

 

「嘩一一你們真是玩得開心。」

「啊…這可是忙透啦…咦?澤妮姐?為什麼這裡?」

 

站在枱頭指揮着場面,帶着略疲倦臉色的男孩,被突然出現在旁高一個頭身的紅髮少女嚇得反應過來。驚訝發現明明不應在這段時間出現的少女竟在身旁出現了。

 

「什麼啊,不歡迎我嗎?」

 

紅髮少女玩味低頭邪笑一下,然後抬頭運用出色的演技裝作生氣,轉個身大大地嘆息一下。

 

「是啊是啊…我這種人……」

「沒有啦,只是好奇為什麼你會在這段時間出現,平日也不是在這段時間出現。」

 

男孩慌忙地,運用上肢體一併解釋着,但很快被少女笑嘻嘻地狠狠抱着頸,大力摸着男孩的茶髮。

 

「開玩笑的哈哈哈,茶君你還是很天真呢,有沒有成長啊哈哈!」

「澤妮姐別開玩笑…」

「喂,茶!都那麼忙還在聊天!咦…澤妮姐?」

 

在兩人面前出現一個與男孩相似的女孩,身穿漆黑的連身女僕服,背上綁着一個大大的蝴蝶結,雙手也拿着相當分量的碟子。但仍一面輕鬆盯着沒事做樣貌混亂的雙胞胎弟弟。

 

「澤妮姐要找姐姐的話在店裡喲一一喂茶你別跑快來幫忙一一!那麼先失禮了~」

 

花澤妮摸摸頭,盯着已經進入工作狀態的霧山姐弟,自然走向剛剛女孩所指示的道路,喃喃自語說。

 

「看來靈比較適合呢…茶還需要磨練。嗯嗯…」

 

***

 

『醒了嗎?小雪,沒事嗎?』

 

楓雪緩慢睜開沉重的眼皮,迷迷糊糊盯着前方待奪回視線後漸漸過來反應過來。

轉個頭凝望着坐在身旁的人。

身旁的人像察覺什麼一樣,視線從手上的東西轉移過來。

 

「醒了嗎?沒事嗎?」

 

然後又像接收了躺在床的傢伙眼神意思,從身旁倒下一杯清水,默默扶起她繼續說。

 

「喝下去吧,你發燒了,加上又流失那麼多水份,你現在很需要吧?」

 

楓雪點點頭,雙手拿起玻璃杯,舉頭喝下去。然後盯着餘下杯內的水,用沙啞的聲音說。

 

「抱歉,澤妮。」

「說啥,多少年朋友,現在和我客氣?好好休息把我健康又可靠的小雪還給我就好了!」

 

花澤妮露出難得溫柔的笑容,但所謂帥不夠三秒,很快又轉回開懷性格,笑哈哈摸着楓雪銀白色的頭髮。

 

「睡吧,我會陪伴你的喲。」

「……嗯,謝謝你。」

 

花澤妮看着多年好友的熟悉睡顏,輕笑好友多年沒有改變沉睡臉孔,但當看到放在椅子上剛剛一直在看的檔案轉回嚴謹,表露與少女身負的軍階符合認真的表情。

 

「為什麼…會這樣?」

 

 

 

 

 

檔案中附夾住數張與熟睡少女相似的樣子的照片以及熟悉少年的照片。

【雛月(??)    死亡  尚在生存  隱藏位置發現】

【久遠 夏洛(20)  死亡  尚在生存】

 

 

- To Be Continued ?-

评论
热度(2)
©寒雪茶香_ | Powered by LOFTER